大学教授还有可能有正义感吗?

08-17 06:04 首页 张鸣


         

尽管经过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岁月,事实上大学教授的头上,还是有光环的。不然的话,不会有那么多的高官,争着弄一个大学教授的头衔了。但是,这些年来,大学教授的道德状况,似乎越来越堪忧。有时候,人们会问,这个群体还有正义感吗?

我的答案是肯定的。大学教授也是人,他们跟一般人一样,如果说道德状况整体在下降的话,他们并没有变得更糟。当然,他们也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,成为道德的绿洲,民族的脊梁,有点对不起人们对他们的期待。

在某种意义上,大学教授有点像过去的士绅,人们对他们有比较高的期待,他们的头上,也有着类似的光环。但是,他们却没有士绅跟民众的那种联系,也没有相应的责任感。更重要的,他们不像士绅那样,可以得到统治者足够的尊重。也可以说,他们不像是一种具有一定身份的高等人,而更多地被统治者视为可以方便使用的工具。

可以说,民国时候的大学教授,人们视之为士绅,他们也像士绅,而现在,人们期待他们做士绅,他们却做不了。因为,现在的大学,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大学了。没有人会否定,现在的大学,就是一个具有行政级别的衙门。所有的教授,包括所谓的名教授,都是校领导的下属。权力意志,在大学里是畅行无阻的。一个只有初中水平的公安局长,能够得到二十几所大学兼职教授的聘书,不就是人们以为他的主子将要上位吗?没有起码尊严的大学,里面的教授,当然也不会有尊严。

但是,没有尊严的教授,却还挺拿自己当回事,自我感觉良好。因为,在世人眼里,他们还有光环。他们的职业,跟别人比起来,还比较稳定,工作还比较清闲。但是,若要挣得更多的金钱,更多的荣耀,还是得更多地依靠权力。所以,他们的顾虑,会比一般人多,迎合起来,会比较痛快,而讲点真话,尤其是得罪当道的真话,会比较的难。

同时,由于从前大学的政治运动,搞得比别的地方更猛烈,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揭发,互相倾轧更为残酷,所以,革命的遗留症,还是相当明显的。加上现在大学教授自身的竞争,越来越激烈,所以,哪怕好朋友之间,如果有人落难,能伸把手相助的,都非常的少见。人说,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尽是读书人。现在仗义的倒未必都是杀狗的,但大学教授辈的负心者的确是多。历次政治运动,那些被错误批判的对象,每次都能及时地看到同事甚至是好友落井下石的批判文章,在斗争大会上,站起来慷慨激昂地发言的人,也不在少数。比较起来,现在这样的好汉,毕竟还是少了点,大家更习惯的,是装看不见,沉默。对落难者沉默,对作恶者,也沉默。对于有些人来说,是敢怒不敢言,有的,则从心里讨厌这些落难者——谁让你多嘴的!

大学教授还能有正义感吗?有的,他们偶尔会把它藏在心里的角落里。



首页 - 张鸣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