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|“钱都去哪里”续篇,你的财富与福利不对等深层次原因

摘要: 欢迎关注业主精品阅读(readervip),做一个有品质,有内涵,有尊严的业主。小阅读,大收益 。为您第一时

09-06 00:37 首页 业主精品阅读

上篇:热议|谁能告诉我,中国老百姓莫名其妙上交的钱都去哪了?


相信很多人都看了一篇《一个“休而不退”者内心深处的愧疚》的文章,文章自诉:他从2008年开始就过着所谓的“散吏”生活,在长达八九年的时间里,什么都不干,照样拿工资,照样享受一点都不少的福利待遇;至于工资,年薪超过12万元!


作者是个少有的良知未泯之人,自诉愧对含辛茹苦的劳动者,称很多人起早贪黑,辛苦劳作,最终只是养活了一群尸位素餐者!如今在中国,有太多这样的人,拿着不低的薪资,或四处架鸟遛狗,或每天看八卦新闻搞笑剧,或热衷于网络游戏,或到处游山玩水……一幅具有中国特色的官场生态图。


这样的人中国财政供养了多少?至今并没有一个权威的数字。不同部门的说法也不同,有说1/18(约7000万),1/26(约5000万),1/28(约4799万)和1/37(约3500万)等多种版本,也有调查显示:中国吃财政饭的人数截止到2009年就已超过5700万,这个数字逼近英国的人口规模,并且以每年超过100万人的速度递增。 


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务院前参事任玉岭曾在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说:“我们的官民比例早已达到26∶1,比西汉时高出了306倍,比清末高出了35倍。即使是同改革开放初期的67∶1和10年前的40∶1相比,吃财政饭的所占总人口的比重攀升之快,也是史无前例的,令人堪忧!”




中国虽然还是发展中国家,官民供养比例已经跨入发达国家行列,然而纳税人并没有享受到发达国家的公共服务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30多年来中国政府进行了数轮机构改革,试图把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精减下来,但每一次努力,都遭遇到强力的反弹。


长期以来,官民供养比例一直是学界和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,但官方和学界往往各说各话。官方宣称中国公务员队伍只有1000余万人,而学界宣称财政供养了7000多万人,其原因就在于各自采用了不同的统计口径。


所谓财政供养人员,是指由财政来支付个人收入以及办公费用以及福利待遇的人员。在中国,财政供养人员主要由三部分组成:党政群机关人员,主要供职于党委、人大、政府、政法机关、政协、民主党派及群众团体等机构;各类事业单位人员,供职于教育、科研、卫生等诸多领域;第三种是党政群机关和事业单位的离退休人员。




如此庞大的食利阶层,再多的纳税人也不堪重负!财政部最新的财政预算显示,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8万亿,而收入不足16万亿,安排预算赤字2.18万亿!这是中国历史上预算赤字最高的年份,18万亿的财政支出有多少用在纳税人身上,几乎没什么人知道。


我的一个熟人,年前刚刚在广州办完退休手续,她大学毕业就来广州花都打工,连续工作缴社保医保将近30年,只因户口不在广州,现在退休之后,在广州每月的退休金只有1700多元,1700多元在广州居家过日子,只能勉强维持基本的生计和温饱,象她这样在城市领取低廉退休金的人绝不是少数,与那位提前退休的官员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
中国社科院发布《2012社会保障绿皮书》和《中国社会保障收入再分配状况调查》,指出现阶段的中国,养老金最低的每月只有200元,最高的却是上万元,两者相差50多倍,这就是中国养老制造的现状,而在中国农村,60岁以上的农民,每月只能领取几十元的低保。


一位拥有40多年工龄、享受政府津贴的专家级人才,退休后养老金是他在党政机关退休的大学同学的1/4。这一悲催的制度设计,导致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自已不用缴纳一分钱养老金,却领着高出掏钱交养老金人员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养老金。


我国从1996年才开始全面推行个人自缴养老保险,迄今为止,不过20年时间,各地就出现巨大的养老金缺口甚至收不抵支,因而政府迫不及待要推出延迟退休方案。延迟退休将影响上亿低收入群体和体力劳动者,他们许多人都是上一波国企改革的受害者,许多人失业之后自掏腰包替自己也替企业缴社保和医保,许多体弱多病者甚至希望提前退休。体力劳动者随着年龄增长,体力每况愈下,打工谋生艰难,退休后可以获得稳定的养老金收入,对于打工收入不高的人来说,养老金甚至高过打工收入。


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社保、医保都基本一视同仁地惠及全体国民。然而中囯却推行三六九等的社保、医保制度,也是少数人欢笑多数人愁苦的社会保障制度,这样的制度极不公平也不合理,更不能保障大多数人基本的生存和医疗需求,弱势群体长期处于水深火热的艰难之中。




官吏多赋税重往往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王朝由盛转衰的重要信号,当皇亲国戚人数暴增,各种赋税也必然加重,其结果必然是加重老百姓的负担,导致官逼民反抗争不止,因而重复历史上一个又一个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王朝悲剧。

 

冗官多,自然要大肆挥霍国库资财,但还远不止于此。从整个社会来说,冗官过多,还有更大的社会隐患,那就是官员太多导致争权夺利,扯皮内耗,以及机构膨胀带来的权力扩张,既造成政府管理的无效率也导致社会经济民众生活无序失衡。冗官太多,除了内耗,就是将权力之手伸向老百姓,不仅破坏社会秩序,还会疯狂寻租自肥。




附:一个“休而不退”者内心深处的愧疚


早就想写这篇文章了。今天看到一则来自湖南的新闻,让我有了动笔的冲动。据《瞭望》周刊报道,在湖南一些地方,近期有些年龄并不算大的“局办委”或乡镇“一把手”、重要班子成员向上级打报告,要求按照地方“公务员50岁以上退居二线,可享受比在职时更高待遇”的政策,自请“早退”,成为“休而不退”的“散吏”。

我就是这样的一个“散吏”。我来自浙江,从2008年开始“散吏”生涯,现在已经正式退休。我即使想纠错,现在也没机会了,因而只能写写愧疚文章。

一是,愧对分文不少的薪资。八九年的时间里,什么都不干,照样拿工资,照样享受一点不少的福利待遇;而且工资不算低,属于年薪超过12万元的自行申报个税者。虽然并不是我自己不想干,而是政策不让干,但我吃的毕竟是白食,工资拿得实在有点不踏实。

二是,愧对含辛茹苦的劳动者。他们起早贪黑,辛苦劳作,他们辛苦挣来的钱,凭什么要养活我们这样的尸位素餐者?用这样的方式养我们,他们心甘情愿吗?有什么人征求过他们意见吗?如果对他们没有愧疚感,我觉得正是极需愧疚的地方。

三是,愧对朝九晚五的下属们。有资格“早退”的,必然是当过一官半职的人。换句话说,你退了以后,可以空出一个官位,你才有资格“早退”。那些跟我年龄相仿的没资格“早退”的下属们,则只能照常按时签到,一旦紧张起来,还得照样“白加黑”、“五加二”。悠闲地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,我难免会有些愧意。

谁都知道,在工作岗位上,50岁是最佳年龄,经验最足,精力最强,牵挂最少;而且,能在基层混个一官半职的人,通常会有一定的能耐。让这样的人,拿着不低的薪资,赋闲在家,无疑是极大的浪费。看看我的同僚们,有四处架鸟遛狗的,有每天看电视剧的,有热衷玩网络游戏的……他们不给组织添麻烦,不利用余热牟私利,已经很优秀了,谁在乎他们像蜡烛烧了一半被硬生生掐灭的感觉呢?

全国各地有多少这样赋闲的人?需要用多少财政收入来养活他们?这个账应该算。如果说是为了培养新干部,需要腾出位子给他们,那么试问,培养好了的干部都不用,干嘛又培养那么多新干部?有那么多经验丰富、年富力强的公务员闲置不用,何须每年再进那么多新的公务员?如果仅仅为了解决就业,这样的解决办法,性价比是不是太低?有关法规限定工作期满30年才能提前退休,有些地方擅自将30年改作20年,是否涉嫌违法?

以前迟迟没写这篇文章,主要还是怕人说我恋栈,舍不得那一官半职,现在已经彻底退休了,也就不怕别人背后议论了。我有愧埋藏在内心深处多年,不吐不快,万一得罪了谁,也顾不得了。

文章来源信息时报,地址:http://www.sohu.com/a/67753721_115325


欢迎关注业主精品阅读(readervip),做一个有品质,有内涵,有尊严的业主。小阅读,大收益 。为您第一时间传递社会热点事件及相关点评,让您远离信息碎片化我们关注:1.互联网正在发生的大事;2.您身边热议的事情;3.业主权益维护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

首页 - 业主精品阅读 的更多文章: